这里是离湖南衡阳市区有三小时车程的偏僻村庄,星星希望小学,我在这儿支教,七月二十七日零点,写下这篇日志,而你们看到它的时候,我正在去成都比赛的路程上。
 
 
心情很复杂,许多许多的思考和纠结,感动与领悟,真的像潮水一样淹没过来,如果我今天不说,以后也会欲辨已忘言,再难提及,所以即便明天要五点半起来准备早餐,即便将暂时离去,也情不自禁想说些心里话。
 
 
这些话,有关支教,却又远远不止支教。
 
 
五年前,自己看宫崎骏的动画时,曾幻想有朝一日拥有这样一群同伴,热血激昂,爱拼敢做,奇迹般的执行力,凝聚着信仰骄傲与光荣。
 
 
两年前,晚自习无视次日的理综考试,在日记本上嘲笑身边只会埋头没有激情与追求的同伴,然后看向窗外,骄傲的写到:很快凤凰浴火涅槃重生。
 
 
一年前,来到南京上大学,满腔热血,兴奋面试,选择了三个社团,起初,锋芒毕露,望一展宏图,主持活动,参与比赛,文稿写作,录音口才,还立志读遍东大图书馆,穷尽世间之路,上课每每第一个到教室,永远最前排中央固定位……
 
 
半年后寒假,在家乡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做公益,在各所高中巡回演讲,来回奔波,却感动于自己曾经所想所做,还有那份团队的默契热血和快乐,在台上近乎流泪。
 
 
但生活精彩永远是瞬间,开学,不再是小鲜肉的自己,开始习惯平庸,校园无数活动海报,明明有心,却不再激动奔走,社团相应事务日常例会,也逐渐沉默坐在旁侧,理想和现实之间隔了座山,而我,从来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理想主义者。
 
 
我激动的想要改变现状创造奇迹,但永远碰不到幻想中的那个集体,傻瓜似的就像《此间的少年》里的班长令狐冲,各种琐事纠结再加险阻慢慢的让我不再热血,去年的院系辩论赛我的主动退出便是心灰意冷。
 
 
学习是我的义务,留在东大获得机遇资源自学随性才是我享受的权利!用最短的时间做完不得不做的事比如学习,然后用最多的时间投入自己所爱之中甚至废寝忘食……
 
 
诸如此类离经叛道的观念也渐渐的从我自以为是的写作里跳到口头上,最终变为实际行动,上课不再认真,多次旷课,课后一小时自学一章内容,考前刷题以过……
 
 
得过且过似乎也挺自在,偶尔的热血复燃也能抓住一些机会,赴台交流的名额,计算机设计大赛从校赛到省赛到国赛,c++课上令所有人眼前一亮的游戏项目……
 
 
我还是幻想着,有一天,能像一个英雄一样,在一个伟大的集体中,充分让自己绽放,轰轰烈烈的做一些事,没有不快,自由轻盈,却所向披靡,势如破竹。
 
 
但事实上,现实的五味杂陈永远超乎想象。
 
 
于是我把所有念头都藏起来,做自己惯性所做,随自己心意所归,写作,支教,比赛……无视别人阻拦,也不管不顾,就像是在自己挖好的轨道上,不偏不倚,仿佛永恒的走。
 
 
内心虽然希望那个轨道能高过苍天,但无能为力,便也麻木相依。
 
 
所以近来的日志说说与思考写作都少了,我也越来越泯然众人,像沉睡一般。
 
 
而今晚,支教会议上,肖鑫学长一番话,搅动了我的思绪,他说的很不客气,很严肃,在所有人都动笔记录时,我抬头看风扇,那只飞蛾转了好几个圈落下,还是免不了死去,听着听着,我忽然好想站起来反驳,但我想得越来越多,最后终于忍住了,一边回忆一边发呆再无一言。
 
 
因为,他所说,也是一个理想的集体。
 
 
首先,是投入,在他所想的支教队伍里,每个人应该是百分之两百的投入,除了安排的任务以外,还要不断自己找事情做,而不能做自己的事,比如看视频玩手机或者像我一样看小说。
 
 
其次是时间观念,他批评有女生的洗澡拖延,还有些队员早上六点不起,中午睡到很晚,说即便没课也应该早起,这是斗志和力量。
 
 
接着是饮食要求,安全问题,周边环境,接送孩子,然后说到去年支教时为了一座桥上围栏的一个小缺口开会讨论二十分钟的事,而批评我们队长的疏忽。
 
 
道理真切无法辩驳,所有人都只能沉默,善意的认同鼓掌,毕竟用心,出发点是好的,但我却认为事实不存人心不聚。
 
 
我并不认为所有人没事找事做就能让世界更美好,也不觉得我们全力以赴自己应做之事而空余自由有何不妥,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各司其职本就是保证集体高效的必要基础。
 
 
而肖鑫学长所说,人人察觉不妥,自发而补不足,想法虽美,我也期望,但却觉得它遥不可及如社会大同。我们每个队员都很有心,后勤组起早贪黑煮饭买菜悉心照顾,其他每个队员只要被提到有所要求,无论走个把小时去买菜也好,去厨房帮忙也好,帮忙想教案也好,都永远有求必应。
 
 
记得一个细节,开幕式上原定我和唐荣茂拉国旗奏国歌,但当时我们在后排引导孩子入座,一听到主持人说要奏国歌了,他就大汗淋漓的冲过人群去前排,当看到其他的人已经拉好国旗时才我们相视一笑松了口气。
 
 
他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职责上全力以赴了,如果真有不妥,也有安排失当,比如拉国旗,既然有一任务,却又做其他职责,反而相顾不暇,徒添匆忙。对此又怎能求全责备忽视付出?
 
 
如果真要责怪,怪我这类人就好,总眼高手低,观察不细,自己找事往往不济,忙乱插手又怕给他人徒添困扰,所以索性不动,有求必应,无求就只会独自看书随意……
 
 
时间观念之前未强调,无事之人休息也自然得当,若事先约定几点会议,几点必须起,无事也不能久睡,洗澡掐指算时等种种规章制度,那必定全然不同。
 
 
养尊处优之饮食,并非我们所想,本想环境恶劣饮食随意,但可爱的后勤不辞辛苦,鱼肉粥米,我们惊喜之余,拍照炫耀,并非饮食而是队友,不信你试试即便糟糠之食,也绝对只有叫好欢笑,这才是力量。
 
 
学生安全,这个感触颇深。我很小的时候,喜欢冒险,爱走小路,爬山,爬树,甚至高高的电信塔,勇敢自由。我们都讨厌规定在小小圈子里,都讨厌教条,可是有一天,我们都长大了,我们不得不这样要求孩子,教育他们,想让他们不受伤害,这理所应当。但细节到路上一个土坑,桥上一个围栏,田间种种小路,不觉杞人忧天吗?
 
 
好,我知道自己又要被好多人呸了,但有些话总是不说不快,安全是重要,但你能消除世间一切险阻吗?那些孩子在田野跑的比你顺畅多了,也自由多了,我们实在要注意,在接送他们回家时可以提醒,但要记住,你顾不了他们一生一世,总有他们独自面对的时候,我们讨论这样的话题固然是抓住细节的美谈,但若要填满每一个土坑也不过痴人说梦罢了。
 
 
我们的接送,有安全保护,更多是交心之谈,我们的思考,是有所顾虑,而非婆婆妈妈。
 
 
肖鑫学长说的都对,只是我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这次,我是个理想主义的刽子手
 
 
我慢慢懂了。
 
就像正在看的小说《昆仑》中正恶难辨一样,理想与现实的界限也模糊了。
 
 
没有纯粹的理想,也不要纯粹的现实,理想与现实的协调,不同角度的思考碰撞,才成就我想要的世界。
 
 
而,我理想中的那个集体,会成现实。
 
 
支教才开始一日,我感受到了太多,这个集体的温馨,思想的奔流,孩子们的可爱,逛街的同行,相坐时的交心。
 
 
纵然现实有百般曲折无奈,
 
我们却永远浪漫理想幸福可爱!
 
 
写完此文,已经是凌晨两点,万种思绪,真想不眠,但现实告诉我,明早五点半,所以,晚安。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