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看小说《怀恋声名狼藉的日子》,池莉用很清新幽默的笔调写过去的知青生活,让人眼前一亮,那个傻豆豆,即使是在那样不应该浪漫的岁月里,还像光一样,给人轻盈的舞蹈,站在自行车后,迎风招手,在人群中靓丽绽放而单纯可爱,有信仰倔强和自己的个性,为那片土地和红色笼罩的革命岁月染上了一道奇异而灿烂纯真的光芒,真让人佩服又惊羡与喜爱。
 
 
  池莉的文字一向很真实,让人身临其境,时不时在字里行间夹着的态度与思考点缀着天地星辰,这种感觉,就像是将琐碎融化在银河之中,明明平平淡淡,却让人读得舒缓自然偶有震颤,她的许多书篇都值得一读,故事性和文学性相得益彰。
 
 
  不过,今天我并不打算介绍作家,也不要写长长的观后感,我们来聊聊一个人,亦池。
 
 
   她又是谁呢?答曰:池莉的女儿,现在就读于英国伦敦大学。
 
 
  说起她就要从一本书谈起,说到那本书,要从池莉说起,说到池莉,要从我正在读的这本小说说起,事情倒叙过来,因果缘由就是如此,至于我为什么要事先提及事情因果,只是因为有这个引子,我就可以悄悄的把话题引到万恶的教育制度,然后哈哈大声笑一笑人间疾苦家家一本难念经而不被过多指责。
 
 
  嗯呐,你可以直接理解为欲盖弥彰,就让我调皮的在文中添加点儿个人色彩吧。
 
 
  池莉近年写了一本书,叫做《来吧,孩子》,看标题就知道,不是以往的画风,而完全漂浮着一个母亲的浓浓爱意,就像龙应台写给他《亲爱的安德烈》一样,又像是郑渊洁将自己的孩子郑亚旗写进好多童话故事。
 
 
  我突然觉得呀,知名作家他们的孩子该有多走狗屎运!这种走运可不单单是什么名与利与各方关系,或像娱乐圈里那些看脸的走运,而更多的是一种深深的教育理念潜移默化塑造价值观与世界观,超脱绝大多数人的庸俗而朝向更深层次的蜕变的走运。
 
 
  刚才那样说可能你不理解,简单呢形象说来就是,有人拼爹拼妈只是肤浅的表面物质传承,而他们不仅仅物质传承,更多的有自己的思索和精神传承,换用玄幻小说里的剧情就是,他们得到的宝物,我得到的是灵魂和变强大的意志与精神,再简单点,四个字,授之以渔。
 
 
  池莉的教育开放而包容,龙应台也是,哦不,龙应台是无可奈何的书信教育,但池莉不一样呀,她很随性,也很自由,你看我在文章开头提到的傻豆豆就知道人家心中理想的女孩是怎样的,所以,怎么会忍心拿着枷锁捆着女儿呢?她甚至恨不得将女儿抛起来:你快飞,你快飞啊!然后女儿不跑,说不定还要着急的跺跺脚,给你自由让你飞怎么还不飞啊?
 
 
  另一方面,在我看来,能用笔勾勒出一个世界的人必定有着自己的独特与自命不凡的小小信仰,所以,大多数人也不会容忍自己的孩子泯然众人,
 
 
  这方面表现最独特的莫过于童话大王郑渊洁咯,他干脆自办私塾,自编教材,为儿子护航,在家里和儿子兄弟称呼,甚至自己是弟弟,童话呀,赤裸裸的童话呀,明摆着无视三纲五常,藐视应试教育有没有?最后郑亚旗成为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CEO,以及无数头衔加身,能够独当一面,又有谁能够过多的质疑他们的教育理念呢?
 
 
  池莉,走得路就老套多了,她对抗应试教育么,就让孩子上外校,之后出国留学,一会儿不屑清华北大,一会儿又对剑桥牛津挑三拣四,只要是自己女儿的,都是好的,而其他人追求的分数,努力艰辛在某种意义来说都是犯傻,唉~真是美美的盲目爱意爱屋及乌……
 
 
  在这方面,树大招风,过于偏激可不是什么好事儿,更何况是在无数穷苦底层学习群众寒窗盼提名的泱泱天朝,眼红咯,嫉妒咯,那些小心眼不入流的角色倒难登大雅之堂,最恐怖的是那种说话言之有物,彬彬有礼,引经据典砸场子的。
 
 
  而网上这种人向来不少,一位网友留言从自己喜欢池莉的作品说起,然后貌似不经意说起自己的剑桥大学女儿,秀呀,秀呀,一边秀一边打脸,伦敦大学降分录取他女儿却不去,每次回国都有母校邀请女儿演讲,还有英国某中学的校长不远万里来参观他女儿的母校,然后他还自惭形愧的说,世界大学排名都是虚的,能在中国高考这场史上最残酷的竞争中熬下来上清华北大的学子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尖子……
 
 
  还好池莉早有先见之明退出网络世界,删除博客,否则心情一定会倍儿“爽”,如果她是傻豆豆那样的人,那真是无言以对这个悲戚的世界。
 
 
  对于我们而言,这些故事中主人公的一面之词都是笑笑而已,我们会惊羡那个世界,我们会感慨,会佩服,但是不能模仿,我们可以超越走出自己的路,却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这样的世界,是否更加生动,这样得出的未来,又是否更加幸福?
 
 
  估计也没有多少人真心羡慕郑亚旗的不上学的生活,小小想一下,没有玩伴的私人订制课堂,就心理发毛,即便讲的是故事,是童话,是无穷无尽的视野和想象,但是没有生活的人,或者说,没有陪伴从小孤单的人,总归是可悲的。
 
 
  池莉的孩子去了国外,看上去似乎风调雨顺,一马平川,从小乖巧着在温床中成长,重点学校一直向上,你羡慕吗?嘿,总之,我有羡慕,但压根懒得想。为什么?屁话,我如果这样了,那还有此刻考试周前不知轻重写下一两千字无聊东西的小超吗?如果这样了,我还会憧憬什么远方?我还要什么巧合惊喜与信仰?反正一切都安排好了。
 
 
  所以呢,我们是幸运的,从位置低微,到脚踩天下,这么惊心动魄的过程,只属于我们。那些高富帅白富美世袭传承按部就班的佼佼者呀,可悲到要么毫无波澜的生老病死一生荣华,要么可悲到高台滑下葬生低谷,即便再豪华,也无我们如此圆满热血的体验,人生这个圆,只有亲自走一圈才算终结。
 
 
  路明非与凯撒,谁更快乐,谁更精彩,你更想经历谁的故事?
 
 
  问自己这个问题,你就会懂我了。
 
 
  至于更遥远的将来,顿时细思恐极,感觉像一个无法避免的怪圈,奇数项的发家成长,偶数项的坐享其成……再往后,噗,谁想那么多,留给后来人吧,真是可爱的,值得思考的,小问题。
 
总而言之,我才懒得羡慕亦池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