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投入了多久,终于看完了这本书,感触很深,无论是周周小时候天马行空的想象,还是慢慢长大一点点的烦恼,然后脱胎换骨的成长,都让人异常的感慨,
 
那些故事也像是发生在自己的童年,可以说,除了家庭的不幸,那些简简单单或者复杂深邃的心情和苦恼都曾在心里发芽,我非常向往能够写出这样的故事,成为真正的神,编导着生动的戏剧,投入其中,不能自拔.
 
现在的我,满脑子都是那些故事场景,晚自习眼看就要上不下去了,想冷静冷静,让自己出去转一转好吗?
 
东大的夜色很静,成排的昏黄路灯仿佛要延伸到天空,古朴昏黄,似在呼唤着什么。
 
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周周可怜,我真的觉得她好幸福好幸福,一开始就能够像阿Q一样保持精神自由的快乐胜利,后来还能够遇到林杨,还有小燕子那样的朋友,她的忐忑,都仿佛是甜蜜的毒药,让看上去安稳幸福的我们心情复杂,羡慕却又同情。
 
无论是竞赛还是升学,这样的苦恼我也一直在经历着,你知道的,那是我会傻傻拒绝你同行而在操场一个人转圈思考的日子,那是在周日清晨你沉睡时我悄悄醒来洗个澡去省图的日子,那是孤零零一盏灯的日子,也是亮堂教室下独自倔强执笔写作的日子……今年元旦,远远看着体育馆的霓虹灯光听歌声响彻,图书馆窗边的我转移了视线,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喧哗,而这是跨年晚会的日子……
 
过去的终将逝去,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比她更孤单,我自私地被许多人喜欢却不曾拥有真正形影不离的朋友,无论高中,还是大学,我可以有无话不谈的伙伴,但孤傲的自己,或者说傻傻的自己,总选择独自的朝阳和深夜,选择昏暗的路灯与幽静的小路,随意错过太多的相聚,也刻意告别了无数的盛大繁华。
 
今天,收到自己一年前寄来的祝愿自己十九岁的生日的邮件,而我早已走过那些流汗苦楚担忧升学的青葱岁月,也来到一所很不错的大学,有许许多多的祝福,有真心的设计,有精美的礼物,有和同学打成一片的笑容和谐,但是更多的,是像现在一样独处在窗边凝视黑夜思考中的孤独。
 
我从没有过电影里那样轰轰烈烈的生日,高中时,我看到无数人簇拥着,熄灭了教室的灯,围着蛋糕,大家拍着手,唱着歌,祝福当天那个幸福的国王,给生日礼物,贺卡,然后嬉笑着吹灭蜡烛,分蛋糕,然后是追赶呼号的奶油战争……
 
青春的笑声和激荡就像撒满了夜空的星辰,闪闪发光,而我,每次生日都是躲藏在云后的月亮,甚至,有时还要靠关心我的朋友或者亲人提醒,我才意识到,原来,是自己生日呀。
 
然后,我不行动也没有宣扬,甚至都懒得去吃点好吃的,只过着应有的平淡,有心的朋友会祝福我,还有可爱的朋友会嗔怪我为什么不早点说好准备礼物,他们三三两两用心雕琢着自己的心意,带着调皮的惊喜,我深深的感动,那些静悄悄的生日呀!
 
高中时,在生日的夜里,我也会有点难过的问自己,为什么不早说早准备?
如果每个人都知道,你的生日也能是一场华丽的戏剧,众星捧月里,你就是唯一的主角了。
光彩夺目,璀璨动人,谁不想要荣耀和关注?
 
而三年后的今天,一同学送我一本书作为生日礼物,
似乎上天是在悄悄做着回答,
 
它说:《你的孤独,虽败犹荣》
 
今天的生日,我只在空间里提到,所以网上的祝福无数,现实中却没有听到几句生日快乐。
但是真正用心的祝福和礼物,我都牢记在心,
 
我并不痛苦,我有人关心,有人爱着,也有人在乎,我成绩还行,文章写得不错,还刚刚被推荐参加大学生计算机设计大赛省赛,下期去交流学习,我有目标,要读遍东大图书馆,想写出传世之篇影响一代人,至少看上去有理想,光鲜亮丽,怎样都算不上可怜的弱者或者卑微的草,你也这样认为吧?
 
但我的烦恼少过吗,考试学业,阅读社团,各种事务琐碎,自己的梦想,还有偶尔的堕落,事与事的冲突,人与人的挫折,思想的包裹,前行的困倦,点滴积累起来也是血淋淋的刀刃,稍有不慎,就会直直插入年轻的胸膛。
 
有时候真的羡慕孙少平,
单纯的奔赴远方,单纯的用汗水与劳动,夹杂书卷,就得到了纯粹的快乐憧憬与自由。
 
你知道的,很多东西都只能独自承担,你问长辈,他们只会呵呵一笑:不过少年人的烦恼,你问朋友伙伴,只有苦笑的感同身受或者无力的几句空白,你问自己,理性的思考告诉你活着其实也只是浮云,而感性的心情则不由分说地拽上你走起曲折的人生迷宫……
 
万能又仁慈的上帝是不存在的。
因为人间有罪恶。
 
多么简单却无法反驳的理由。
 
我却傻傻的相信,自己的小超神,只是在孩子气的游戏,在我注定不凡的路上,他一定在某个角落,善意的注视,惬意笑着,是那么温柔。
 
在这儿,我比不上书中那个叫周周的孩子,她后来冷静到可以看清事理黑暗,不信童话与神明,所以,我也同情她,因为有一种悲哀叫看破人事自以为是的成熟。
 
一天尾声,十九载岁月,以生日为名,碎写孤独。
 
但实际上,我只孤单,却不孤独。
不是吗?
感谢过去的自己,也感谢此刻的你,
祝永远快乐幸福,无惧无忧。
 
小超
2015/4/21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