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那时年少》,放下书,微微叹了口气,窗外已经晚了,从早到晚,我陪一草去他的青春,在自己只有四岁的那个跨世纪的时代里,看着他们的故事,琐碎平淡,温馨美丽,或者说粗糙难看,
 
有点反感,反感那时光荏苒后所有朦胧的美感或者单纯都褪色,一时却又很心惊,心惊的是自己走的路,在星空之下弯曲了背影,是否有天,回头来看,玻璃球碎片都只剩下灰白。
 
世界的万花筒,如何在光怪陆离的剪影中挣扎出自己的孤傲坚持,不愿将就着时间,就悄然创造,舞台灯光,这个故事现在还不算太烂不是吗?只是,我的灿烂,真的会告别人间吗,不愿,也不信。
 
回到书本身吧,三百来页一本厚厚的自传体小说,从大三到工作,时间跨越很大,有幽默的文字能让人会心一笑,有的思索能让人惊醒,也有些片段让人厌恶,但是,平心而论,作者完全根据自己的经历写的小说,情感投入还是很浓,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样的世界里,很容易找到一些过去的影子,虽然那时我们年幼,但是这样回头,间接也体会了一个人从校园走向社会的心情变迁,谈不上好坏,却是大多数人的真实写照,也正因为这个,我才有开篇的感叹。
 
趁着记忆未散,来点讨论。
 
关于网络,感叹一下就好,在那个互联网刚刚出现发展的时代里,聚集的都是有高等教育水平的人,他们可以天真,可以任性,可以毫无顾忌,而在我们这个时代,量的增多又是否意味着质的下落呢?
 
之前我有过类似的文章,感叹网聊的精神消逝,电邮的灵魂破灭,在《第一次亲密接触》后再无轻舞飞扬和痞子蔡的动人故事,有的只是一时新闻滑稽黑暗的社会现实,心情,不由的沉重。当然,也许只是自己视野的狭隘,没有看到繁华却包容的网络环境吧,比起动辄愤怒对掐骂道子孙父辈的忧国忧民,我宁愿看到那些无用废话感慨和矫揉造作。世界真的繁杂了,那么多挺好的网站抱着浪漫桃源一般的念头创立,可是被娇惯坏的人们谁会买账,再不比所有人都怀着憧憬窝在聊天室挂着icq看到期待人上线就眼睛一亮的过去了。
 
又想到下午的团日活动,组织者兴致勃勃想让大家走出宿舍像孩子一样在操场游戏,来的人又有多少呢?真正满意的人又有多少呢?一样的道理呀!《此间的少年》里的令狐冲班长不也做了一个让自己受委屈的舞会吗?变的虽然是时间,但是谁又不是随它一路?改变不了大局,只希望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这也许是剩下还坚持一些out事物的人的全部理由吧?只是,也可能等不到罢了。
 
关于书中的社会,我到了厌恶的程度,从糜烂的生活,到工作的黑暗琐碎,以及人际复杂底层的挣扎,人性转变,狰狞的面具堆积在黑夜里,但是很抱歉,我——不——相——信!而不相信不意味着不能理解,我知道,这些事情是真实的,它们发生在时间长河的某处某个角落里,那些小人物在血色中麻木着或者挣扎着,但是小说毕竟是小说,将社会的黑暗面聚集起来更具有表现力令人动容不是吗?悲惨,我才不相信一个人的悲惨一定要全部怪罪到社会,自己的肥胖或者失业也请看看你自己做了些什么好吧!?
 
另外,我不喜欢书中的爱情,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爱情要被评论者冠以单纯的名号而称赞,我能理解主角的现实悲催,但是不明白为什么童小语戏剧性的去了澳大利亚归来就断得问心无愧,我能理解他们渐渐发生的这个过程,但是不明白他们所谓的逻辑,或者说,这东西压根没有逻辑。不像看《平凡的世界》《诛仙》能一下被其中的人吸引,无论是晓霞,碧瑶,都会让读者和主角一起很投入的爱上,最后甚至流泪。而这书中的童一语却很难让人认同,富家千金,只吃麦当劳,嘲笑主角衣服穷,各种怪癖和刁蛮任性,除了漂亮和身高一无是处,哦对了,还有作者所说的单纯,如果说网恋失败每天上万字的情感帖子不叫幼稚而叫单纯的话,那的确,可就是这样对感情专一的单纯,最后不还是她自己结束的么?没有一般言情的轰轰烈烈的狗血,但是,我觉得对于水深火热的主角来说,这直逼现实的俗套简直比狗血更狗血!
 
值得一提的是,后传中,作者写到自己将样书寄给女主的原型时,得到的回复带着一种质疑或者愤怒又或者是感慨的语气:“怎么写的都是真的?”哈,我看到这里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眼睁睁的看着故事从书中溢出来,作者的怀念和追忆依旧没有得到认可,物是人非真是《那时年少》的生动注脚!!!!
 
然后,我就沉默了,有点可怜起作者来,他的奔流,他的付出,他的怀念,以及最后那句“我想,随着这本小说,我可以真正做到告别,再见了,童小语。我曾经的深爱,愿你岁月静好,平安喜乐。”
 
说实话,我不认为这是很棒的一本书,而对于作者一草,我也没有听过,想必现在也还只是一名碌碌无为的文稿工作者,但是,我想,它有自己的意义,穿越虚拟现实跨越时空对于个人的意义,我能体会到写自己真实故事时的那种认真和逐字逐句的推敲,也有许多细节有让人拍案叫绝的文字,
 
没有人能够否定的是,那种纯粹为自己而作的快乐,和通过小说邂逅过去而产生的山崩地裂海啸倾天般的共鸣,决定是人一生的精神财富,在此,我向一草致敬。
 
也期待着自己能够收获一些东西。
    
 
小超
2015/4/11夜
东南大学李文正图书馆三楼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