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也会有自己的坚守,只不过,有的人多多少少被风尘掩盖了眉角的那么坚毅,但是有的时候还是在不经意间显露出来,藏獒么,也许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然,他不是十恶不赦,只是有点儿放荡不羁,如果说在每一个高中班级都有那么一些喜欢闹腾的人,他应该就是我们班的其中之一,看小说通宵,上课睡觉,下课生龙活虎,体育课回光返照……
 
我一开始很讨厌他,那种讨厌,是能当面冷着脸阐明的讨厌,真真切切的讨厌,他喜欢有事没事纠缠过来,烦人的开些很没有意思的玩笑,在我看来,那种玩笑,是单方面的居高临下,显得相当嘲弄,而且相当烦。
 
那时候的我,刚从高二分班考试失误跌落重点班的惆怅中走出,虽然平日开朗,但是骨子里有点冷,日记中的冷傲和觉醒激励撑起了名为尊严的脊梁,当上副班长和物理课代表,连续两次班上第一,也就是那时,他开始烦我,我一开始觉得好纳闷,我又不是女生,你TM逗我什么意思,但出于礼貌,也时不时开朗的回应一下,到后来,烦透都懒得理他了,看到他比看到老师还不爽。
 
而我即使再怎样宽容,也会排斥被人当做玩具一样耍弄,
 
以至于某个体育课,去商店的路上,碰到大汗淋漓的他,
他看到我眼睛一亮:“我买瓶饮料,没带卡,可以借我一下吗?我给你现金。”
我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不可以。”
他一愣,还以为我在开玩笑,笑着又纠缠起来,说不给就不准走。
我没有笑,冷冷的重复:“不可以。”
他的笑容凝固了:“为什么?”
我很认真的回答:“因为讨厌你。”
他僵硬的松开手:“哦,我知道了。”
然后我们擦肩而过,他头也不回的离开,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第一次觉得自己做得有点过了。
 
再然后,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过话,
直到最后我们成为可以相互谈及未来和梦想以及其他一切时,他也再没有和我开过那种过头的玩笑。
 
现在想起来那个戏剧化的瞬间,我看到他松手时的眼神,深邃沉静,没有一丁点玩世不恭,也没有一点儿平日的嬉皮赖脸,就像是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又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人在他的躯体上睁开了双眼。
 
后来,慢慢懂了
 
一次在教室走廊上,一个隔壁的同学路过去厕所,他冲上去就嬉闹着不让对方离开,好像很熟的样子,但是对方显然很不爽,摆脱不了,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耗掉,还半真半假的打了一架,他显然占着上风,一下子将对方撂倒,一会儿又不轻不重在对方脸上打一下,应该不痛,但是作为旁观者,我真觉得那个被他纠缠的同学好可怜,就像一个木偶,被线缠住,挣脱不得,没有一点儿尊严被摆弄。
 
许久以后偶然藏獒提起自己和当初隔壁年级第一那个同学怎样怎样熟,一脸骄傲,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个场景,顿时恍然大悟:年轻的我们,带着狐假虎威的笑容,想靠着一些强加而来的关系让自己变得强大,因为害怕和软弱,所以更加迫切的渴望,又或许是一种幼稚的向优秀靠拢的心情,谁又说的清呢?
 
但是他显然不这样觉得,他认为那是友情,是关系铁的表现。
这念头在后来他和我们的乖乖室长唐司玩耍时更加根深蒂固。
 
是呀,说到藏獒,怎么能忘了唐司,
 
我们的室长唐司是全天下最好的室长,他性格很随和,一直是笑着的,是很简单但是很有爱的人呀,他会帮同学做好多好多的事:带早餐,拖地,倒垃圾,有什么好吃的就分给大家,即使藏獒每晚跑来撬开他的柜子偷吃零食,他也只会笑着无奈骂一骂……
 
是呀,唐司就像一团没有刺的棉花,男生中这样的人真的不多呀,而藏獒,哈哈,从他这外号中你们就知道是怎样的存在,狗王咬棉花,这场战争持续了好久好久,一时间全班都知道他们形影不离,所有的玩笑唐司都可以毫无顾忌的接下,冬天时洗澡时被泼冷水,被偷窥拍照,借手机通宵看小说,抢吃的,带早餐……
 
现在想来,这种奇妙的共生状态简直令人发指有没有?
 
唐司表示很无奈,他试过好多次,从藏到书包,到夹到课本,锁在柜子里,甚至是用暗号写的日记,无论藏得多深都会被藏獒嗅出来,然后当做连载小说一样哈哈哈哈的看,还时不时用红笔批注一下,到后来,唐司都习惯在日记中将“你”加到字里行间代表藏獒,那些日记就是网上的论坛一样呀,只不过这个世界只属于他们俩男生,我们作为旁观者,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
 
如果现在江南大学的唐司将自己那些年的日记拿出来看会是怎样一种感受呢?
会不会会心一笑怀念起远在首都民族大学的藏獒呢?
(PS:看的这儿的你们两个回复一下吧,
天,这都是真事呀,为什么我现在想起来就像言情小说中的经典镜头,醉了,醉了……)
 
回到故事主线吧,之前说到藏獒和我闹得不欢而散,好长时间没有说话,见面时两个人都是很严肃,就像隔得好远的陌生人,只是由于同在一个班,才不得不客套几句,再后来,又为什么我们成了很好的哥们了呢?
 
仔细想起来,应该是由于一个游戏
 
Dota
 
一节信息课上机,恰好坐在一起,他在玩dota,
“我也算一个吧。”百无聊赖的我随口一提。
于是U盘递过来,开始征战冰封王座。
 
他是斧王,一个坚毅的蛮荒战士,是游戏中百来名英雄中最硬朗的一个,因为他永远只能是冲到人海中去,一个嘲讽对方全攻击他的技能,搭配一个被打时会呼啦啦转圈砍人的技能,显得他就是一只总在受伤但是又很难打死的小强,别人看到他都懒得去打。
 
而我是卡尔,一个传奇的魔法师,是全dota中最帅技能最多的飘逸男神,一身白袍,金色长发,三颗元素球在头上漂浮,我可以在扔火球,可以召唤飓风,火人,雷暴,可以变成冷风隐身,还有炮台一样的DPS,随手一挥可以竖起一道冰墙……只要操作切换流畅,就很逆天,但唯一的问题,就是红颜薄命树大招风,所有的人看到我都只会想马上把我干掉。
 
搭配合作虐电脑,是没有悬念的战斗,却由于是队友,而产生了一些可圈可点的谈资,下课回教室的路上,一直在聊,聊刚才的游戏,战术,不知不觉间就熟络了起来,
 
后来,放假时不时一起开黑,那是奋斗高中的间隙,我们偶尔会将心放得很远很远,走过许多黑夜街头,每次结束征战时藏獒的嘴巴是停不住的,特别兴奋的说起刚才的阵容和战术,骂着那些不太会玩的人,总结经验。
 
而我大多数时候只是淡淡的走着偶尔回应几句,但是抬头,看到陌生的黑夜,想起自己的一些誓言,再回想那些在窗边霓虹泡面dota的时间,不禁有点儿心不在焉,有点自责。
 
通常到了校门口,藏獒还不会有住嘴的打算,
 
“游戏完了就结束了,当时开心就好,为什么还要说那么多?”我不解的问。
 
他回答:“不好好总结怎么能有进步呀。”
 
然后我一愣。
 
似乎,有些固执自己不理解,一直以来,我都是娱乐着游戏,今朝有酒今朝醉,开心就好,玩得好坏又如何,为什么要纠结,会什么要仔细思考,讨论争执,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可是有时候他的认真,显得我好可鄙。
 
后来,我们的对话,慢慢的多了,逐渐超越了游戏,从游戏式的生活探索,带他到省图办借书证,到一起在除夕夜约定高三不打dota,在操场上跑步,说起假期,说起未来,他也给我看他写的那篇《悬崖上的航海家》,说起自己不甘平凡的梦想。
 
不知不觉,都毕业了,大学里,前些日子我们约好每周一期读书录音分享,当听到藏獒那带着磁性动听到如同播音员的声音时,不禁惘然。
 
听你说到自己的堕落挣扎,我笑了,我们都一直在堕落中挣扎向前,即使再悲伤,再多挫折,还是义无反顾的走远了,不是吗?就像dota中的故事,每一次失败,总要有坚强的后期英雄忍辱负重,撑起希冀和未来呀。
 
喜欢你的那篇文章,所以这个系列写人的文章从你开始。
 
致那些征服过大海,和将要征服大海的人们。
 
每段平凡岁月回头看过去,都像这样,成为了一首歌,多美。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