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再没有这样的蓝了,云朵的白就像腾空而起的棉花糖,如果能飞该有多好,那么我会用手撕下一块,黏糊糊的,甜滋滋的,然后一分为二,一半给你,一半给我。
 
 
幻想的年龄过去了,有的花还没有绽放过也许就到了冬天,等待的人没有出现山中就落下了大雪,冰封万里还没来得及欣赏就感冒摔倒,这时候,就像身处一座孤坟,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落到荒野尽头。
 
 
有人骑着马,发着光,那儿跑过,我隐约听见欢呼尖叫,但那与我有何关系?
 
 
随手捡起一片叶子,像小时候一样将它折叠,然后用手,轻轻撕开一道口子,展开,再折,不一小会儿,将它提起来,我看到了一双眼睛,眼中是鲜红的晚霞,它活了吗?
 
 
不,没有,沉默着松手,下一刻叶片就孤零零的飘零,童话只在儿时,我不想幼稚,所以,你知道的,我不会拿着几片树叶给它们编织故事,一个人配音玩乐,也不会拖着竹棍,就像骑马一样逍遥,至于鲜翠威武的螳螂和大蝗虫,早停留在小学的日记。
 
 
本不想怀念什么的,可是看书时,偏偏被一些看上去天真幼稚的想法所震动了,
 
 
它递给我一束白色的花,然后黑色礼服,灰色伞,天空飘雨,静默中,就开始悼念起那些不再有的思考,不相信和觉得幼稚成了一曲响彻时空的哀歌。
 
 
我开始后悔,后悔没能在小时候多看点书,
 
 
现在的阅读,就像是知道那是药是饭是补品,一边吃,一边想,还要吃多少才能变得更强壮,待会儿要去哪儿玩,还有什么作业没做,明天会怎样。
 
 
太多的顾及还有刻在骨子里的理性怀疑,都让它们有点生硬起来,有时候吃着就没胃口下咽,我开始理解大我两岁初中辍学的表姐所说的最讨厌看书了,在一个世界深刻了近二十年,真理与经验一方面给你生存,一方面也否定了另一种可能。
 
 
你还记得那时候随便一本作文书翻到想象类就兴高采烈看起来的样子吗?读者,青年文摘那些小故事,幽默大师,漫画派对,机器猫,皮皮鲁,马小跳……小时候看到这些书还不高兴得跳起来?
 
 
智慧背囊的小故事那时候一本接着一本的看,津津有味,而现在呢,不用说,你捧着手机看到小故事都会不屑的跳过:又是弱智的心灵鸡汤……
 
 
还真是可怜,精神世界的强大,外来思想的排斥,竟然会有如此的功效。也许,能够准备整整几天,全心全意捧上一大本书,看它个天翻地覆,彻底投入,还能有点当初的影子吧。
 
 
不过,谁做得到呢?
 
 
手机响了,是你的回复吗?
 
 
于是就放下手中的书……
 
 
对了,晚上还有晚自习,还要开会,我想想自己要准备些什么。
 
 
看书?
 
 
有空再说吧。
 
 
与此同时,
 
图书馆窗外亮丽的阳光在风中飞舞,
 
可是,好像看不到云中城堡的轮廓了呢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