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经对自己的命运产生疑惑吗?在某一个瞬间,觉得眼前的场景是那样的似曾相识,简直是真实再现,可是,你却清清楚楚的知道,于情于理自己都不可能之前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你觉得奇怪。
 
 
  曾经也有过太多这样的感觉,然后,我开始意识到,人生,也许只是一个永远的循环往复,没有生死轮回,那只是人们天真到极致的幻想,凭什么你这辈子做得不好,下辈子就能变成猪狗蝴蝶,新的生活,自由自在?
 
 
  上天最妙的回答是让你重复,重复你的一生,于是,你一遍一遍的活过2015年,一遍又一遍的在这个瞬间突然回忆起那个遥远的过去,却又难以深入,神圣而带着一点迷信的生活。
 
 
  比起一日生,这已经很幸运,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有过自己的欢乐时光,即使没有,你也有你的过去未来,不像直接禁锢在同一天的他。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命运这个词就有了它确切的含义,指的是,你应走的轨道。
 
 
  但是,悖论出现了,如果你一直在重复你的故事,那你最初的故事是谁展开的呢?难道是上帝?别开玩笑了,但如果是自己的话,那么既然有开端,就应该有结尾,而不应该永不止息,
 
 
  永动机还没有出现,世间奇妙的规律有限。
 
 
  人们用宗教用信仰来解决这样的庞大问题再机智不过,但是无神论者的我们,真的不能想象吗?
 
 
  换个角度,如今凌晨五点半,室友还在沉睡,我坐在电脑前敲击这行文字,与此同时,另一个时空,如果在这个地方,同样有人这样思考,那么,我们是一样的吗?
 
 
  你也许没有听懂,就拿你能理解熟悉的来说吧,网上有许多小说,穿越和玄幻中最容易出现这样的平行时空,作者们想象力似乎都局限在了这一块,什么东西奇特,就让它直接从其他的位面过来,从来没有多少人想过它之所以奇特的原因,而读者纠结于主角到底该喜欢那个妹子,什么时候才能报仇雪耻这种代入感十足的问题,许多仔细想一想觉得到处槽点的段落也就成了可以接受。
 
 
  世界的运行规律是否与其有共同的地方呢?
 
 
  记得小时候的自己,坐在院子的小板凳上,看着天空,日落时有一种很深的悲伤,眼前出现了孤独,出现了亲人远去,出现了不愿看到的恐怖,
 
 
  在玩耍时,突然停下来,看周围的世界,疑惑起自己的不同,站在这个视角,操作这个身体的意识究竟是怎样的东西?其他人有自己的意识吗?他们看到的和我一样吗?还是说,这个偌大的世界,只有自己是不同的,其他的人都是命运的棋子,生活的NPC?
 
 
  这种感觉真是孤独。
 
 
  看过这样的科幻,说有人在末日来临时为孩子构建了一个小小的世界,在其中,貌似一切正常,上学,回家,吃饭,睡觉,玩耍嬉闹,可是除了那个孩子,其他的一切都只是人工智能模拟的东西,按照自己的程序和轨道在做应做的事情。
 
 
  我将这个念头告诉其他人,他们都笑着说,这是骗你的。
 
 
  但是,我像突然发现这个世界的无限恶意,如果全世界都是假的,那么他们都会骗你,就连这科幻也就成了欲盖弥彰而为之的二重欺骗。
 
 
  再然后,就想,为了节省这个世界的运行成本,在我永远不会走到的地方,也许就是一片死寂,人们不动,不想,水不流,电视不开,车不叫,风不吹,而我一经过这儿,他们就都活了,世界的无形线条将他们变成栩栩如生的木偶,他们演的非常逼真,真的,电视上播放的,电脑上传播的关于远方的一切,都那么真实,每个人的思维,视角,性格都有所不同……
 
 
  于是,开始渐渐习惯游戏规则。
 
 
  把自己和别人变得一样,就这样不知不觉长大,不再想本源的存在性难题,不是哲学家,成为步行在人群里的水花。
 
 
  回到那个问题上,就和读者忽视小说中一些细节一样,我们也许忽视了什么。
 
 
  但是,游戏规则又是谁制定的呢?谁又能保证在这个棋盘之上不会有更大的棋盘,在自己的世界外的主宰者哈哈笑着时没准一双噙着笑意的眼睛正盯着他。
 
 
  对了,就像《苏菲的世界》,书中的书中的故事。
 
 
  这循环,听着惊悚,但是,也多了无数的可能。
 
 
  习惯了这样的游戏,就再不觉得奇怪了。
 
 
  就像入戏太深的鸟人,能在百老汇的舞台上,举枪对自己,假戏真做,忘我飞翔。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