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可以轻描淡写的一扫而过,像以往面对其余无数空间动态一样,用麻木淡然的眼神飘过那表象热闹实则孤独的世界,没想到却勾起了一段难言的思绪婉转怀念悠长。

 
 
  高中母校准备换校徽?
 
 
  看了看设计的模样,确实比之前的古朴厚重,就像打开一本发黄的古籍,尘封的往事就像灰尘一样溢出来,校方认为那是流光溢彩满天飞萤,而我那些可爱的同学却倔强着身姿认为是浮躁求成萎靡不振,从历史说到人文,有条有理的横亘在道路中央,
 
 
  一条又一条的转发评论,也许最开始时只是微不足道的尘土,可是此时我眼中的,是一座座硕大的山峰,过去的我们这些孩子,如今都有了自己足下的土地,思潮的翻涌,让他们一边爱着这儿一边又尽力塑造着自己的记忆,想要不变的悠久连绵。
 
 
  这些转载全是反对,而我一开始想的却是支持,逆流而上是需要勇气的,但我就是爱与众不同特立独行,想的是漫无边际偶有真言,
 
 
  我的理由很简单:校方考虑合情合理,百年历史,校徽自然应有其底蕴,而我们的留恋也是自然的,但我们的情愫和希冀没有理由让未来的他们承担,选择权,改变,哪怕一分一毫,影响更深的,也只是现在的他们,我们已经走过,所以,不要凭一己习惯,一味反对,请祝福那个熟悉地方,就像支持自己的父亲。
 
 
  我打下这样的话,眼看着就要转载发表,那一刻,我已经做好与昔日交好的同窗在评论区唇枪舌战的准备,但是,那转载下的评论中,我看到了一张小小的图片,
 
 
  校徽,是过去的校徽,静静躺在课桌的斜阳中,不同于正文中校徽的刻板生硬,在光影交织下,它好像活了过来,淡淡的轮廓,送我们远去,又迎接新的面庞,以后?还有以后吗?
 
 
  突然,我按紧了退格,将那些话删的一干二净,只留下短短的一句:校方有他们的考虑,但我们有我们的情愫。
 
 
  变相的就转变了立场。
 
 
  图书馆闭馆音乐响起,我骑着自行车在东大的校园,想起刚才的事,不知不觉就浮现起那些遥远的上课铃声,课间操,早起的音乐,还有晚归的星光,湘江的碧浪,隔岸的灯火阑珊,此处的寂寥奔跑……
 
 
  明德的那些东西,如此深刻,怎能忘怀?
 
 
  一所中学承担的骂名有多少?至少当年的我们,没有人看得起它吧,我们哀叹自己没有四大名校的骄傲,抱怨学校饭菜难吃,骂德育老师的惨无人道,吐槽烈日跑操的漫长,又说这小小的如牢房一般……
 
 
  但是我们离开了,我们带着光荣像高傲的海燕一样飞离开了,
 
 
  在大学的蓝天里,在那些狂风暴雨中,我们淋湿翅膀,虽然依旧斗志昂扬,但是你我都很清楚,纵然舞台再大,对明德的怀念却只会愈发深沉。
 
 
  我无数次怀念那些升旗的瞬间,在阳光下,抬头仰望,校服一色,旗帜飞扬。
 
 
  衡岳峩峩湘流浩浩,神秀启文明。 莲溪通书,船山思问,湘学夙扬名。 法前贤兮迪后进,厥任在诸生; 贯中西兮穷术业,遗粕而咀精。 愿毋忘坚苦真诚……
 
 
  我无数次怀念这首校歌,看上去枯涩乏味,唱起来却热泪盈眶,荡气回肠。
 
 
  我无数次怀念起那些晚自习的间隙,黑暗的操场,无数自发奔跑的身影,怀念那些日子,自己在单双杠上翻腾跳跃,在草地上不顾一切的奔跑,翻跟斗,引来一片赞叹的年轻岁月。
 
 
  我无数次怀念下课时三点一线的奔跑,陪伴我一同的你我他,中午不眠,怀念那些如今天各一方,曾拥抱,欢笑,悲伤,畅谈的你们。
 
 
  我无数次怀念周日的晨风,104的窗口,省图的自由,归来的从容,怀念那喝着牛奶和同桌一起唱响《我相信》的日子,对了,还有风雨彩虹,铿锵玫瑰,你还记得吗?
 
 
  我无数次怀念黄土高坡5元一份的蛋炒饭,老板娘还会笑着招呼你多打许多其他的菜,茄子,鸡腿,西红柿蛋汤,土豆丝,青豆还有我最喜欢的辣椒炒肉……
 
 
  我怀念,怀念我们的成人礼,怀念我们的110校庆,怀念起那些被我们抛之脑后的白雪覆盖的操场,怀念那芬芳响亮的晨读……
 
 
  真的,好怀念、
 
 
  这样一想,
 
 
  就怀念到凌晨未眠
 
 
  此处无言,
 
 
  梦中见,晚安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