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场很美的梦将我从沉睡中唤醒,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但是,入冬,寒意,冷风刮过树梢,它们无声哭泣,奔跑在道路中央,冷地发颤却用心在追逐,我也不知道想去何方,校园的晨跑路线一成不变,可是我的心情却奔流如江 。

 
 
在想些什么呢?
 
 
或许就像小学时那篇课文中夕阳下在操场追赶太阳的孩子一样,奔跑追逐的是时光,是老去,是沧海桑田的悲凉,也是病树前头万木春的芬芳,记得他在外祖母死去时哭泣着在夕阳下的操场一圈一圈地奔跑,哭泣流泪,但是影子还是越拉越长,他永远追不上日子,永远 。
 
 
我只记住了这个场景,于是很小的时候就害怕夕阳,那是在乡村,和爷爷奶奶一起,当黄昏降临,彩霞满天,我呆呆坐在小板凳上,看着远山朦胧,河流波光,山间炊烟,爷爷奶奶在呼唤着鸡群回巢,田间老牛愣愣地驻足,有种流泪的感觉,夕阳就是逝去,就是死亡,就是面临黑夜,而黑夜中有许多坏事,人会死去,然后尘封在泥土中,再也见不到,动物,朋友,父母,爷爷奶奶,还有我,都会死去吗?寂寞永恒,那小小的年纪竟然想到了这样的忧伤 ,恐惧的不是未知,而是死亡 。
 
 
而如今的我却可以高调地写着 :生不足忧,死不足惧,祸苦亦忍,福乐易求 !
 
 
这样的笔调,又是追求的什么 ?同样的夕阳没有感触,同样的清晨却有些悲凉,我不屑有人对着云朵数着它几种颜色,而忘了过去自己更加幼稚只会幻想,甚至对着彩霞也能独自忧伤 。
 
 
追求的东西除了你笔下的数据和文字
 
除了热烈霓虹街角和屏幕淡淡的蓝光
 
还有何方 ?
 
停笔,默然 。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