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新年 |随笔

发布于 2014-02-02  229 次阅读


又是新年 |随笔
 
 
 
       每一次大年初一,都是热闹的,鲜艳喜庆的红色曾是心头难以融化的快乐,那时的地面泛着白光,地面积雪未化,严寒中,年少的我就穿得严严实实的,小脸潮红,怯怯地跟在一群一群人后,挨家挨户的拜年,那温暖的火炉,是冻红的小手向往的天堂,桌上装零食的盘子,是梦境中最想探寻的宝藏,每一声鞭炮背后,总有捂着耳朵但满脸兴奋的自己。孩子啊孩子,纵然没人留意也无人在乎,他仍在自己的世界快乐,宛若天使。
 
       今年的天气,宛若初秋,明媚的阳光毫无掩饰地洒照,但没有火炉的温馨,更别说雪了,今年都没有见到那洁白的踪迹,淘气的雪丢下了我们去了别处,泛滥成灾……
 
       在给爷爷扫墓时,静静的站在山头,脚下的村庄和田野在风中朦胧,山间的渡桥还如此壮观,信号塔直上云霄。我不知道,何时才能像过去一样,独自爬山,欢唱,跃过长长的桥,冒险攀上高高的塔,然后在寒风中笑,笑着全世界的梦想……我没有资格给它承诺,小山下的老宅荒废已久,人去楼空后,许多事都成了永远的记忆,生活一步步向前,没人能预料未来,不是吗?
 
        如今的我,已成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穿着帅气的格子衣,紧身裤,去拜年时大方地走在了前头,坦然的接受着祝福和称赞,双手酷酷的插在口袋,不再在乎那炮声阵阵,甚至偶尔感到有喧嚣厌烦,对于零食,只是象征性的看看罢便不再问津,有人递茶,我只是笑着摆摆手,就这样一家又一家地拜访,一点又一点,过去全成了回忆……
 
       全都变了。
 
       儿时的玩伴找不到了,即使相见也是陌生人一场了,那些叔叔伯伯家的小不点儿们都长大了,他们认生,不再和我有交集,偌大的村子,除了熟悉的景,其他的,越来越遥远。
 
       过年只觉得淡了,从哪儿看都是,我不想追究原因,也不过分怀念,过去的已经过去,这只是必然,就如同云必将飘走,水必定流下,逝去的也是如此。我不奢求什么,只是淡然的用笔记下这些,给以后的你,若是追忆,好歹还有这样的一篇文章。好在时光改变不了文字,今朝是你的昨夕,那有如何。笑着接受它吧。
 
       今年可以算十八了,明年呢?后年呢?如果按日历一年又一年的向后翻,又会有怎样的变化,真是难以想象。
 
       又到新年,彼岸风景还好。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