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碰触的妖怪 | 故事

发布于 2012-08-06  223 次阅读


 
 
 
不可碰触的妖怪

 ——握住那端,你迷路了吧,我带你走出森林。

(改编自《萤火之森》)

 

       机器轰鸣声夹杂着大树倒下时临终的呻吟,在夏季的蝉鸣声渐渐远去时显得格外刺耳,夕阳落山的余晖中,工地旁的一个裸露的的小土坡上,一个身影就这样立着,微风拂过,发丝轻扬间她却一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夹杂尘土的荒地和逐渐崛起的高楼……

 

       轻轻的叹息,怀念的低吟,似在自言自语,更像在叙述一个遥远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这里还是一片茂密的森林,白天蝉鸣鼎沸,夜里繁星漫天,我六岁时,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在这片据说住着妖怪的森林里,不顾大人的劝阻,我偷偷地溜了进来,享受着树荫下的清凉快感。然后,我迷路了,为了寻找出口而到处奔跑,直到累得动弹不得,因为孤独和恐惧,终于蹲在树下放声大哭起来。”

 
      然后时光的轮盘拨动,到了记忆中的这一刻……

 

      “喂!小不点儿。”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她顿时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目光在眼前的树丛中扫过,想找到是哪儿的声音。

 

      终于在一棵树后找到了,这是一个高大的身影,穿着白色的衣黑色的裤,带着红色的领带,最突出的是脸上戴着一张面具,面具很简单,两只大大的眼睛,弯弯的嘴巴,有点纹路的脸,还有两只竖起的耳朵,看上去很平淡,不像某些面具那般花俏或恐怖。

 

      “你在哭什么呢?”这个人问到,他的话很好听,小女孩听了后顿时心安了下来。

 

      “是人啊,得救了!”她开心的一跃而起,向那个身影扑去。

 

      不料那个人侧身一闪,顿时,小女孩扑了个空,一头栽在草丛中。

 

      “抱歉”那人挠了挠头说到“你是人类的孩子吧?”小女孩瞪大眼睛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犹豫一下又说到:“我一被人类碰到就会消失。”

 

      “被人类……大哥哥不是人类吗??”小女孩奇怪的问到。

 

      “我是住在这片森林的。”那人看向小女孩说。

 

      “那你是 妖怪咯?!”小女孩把手合在胸前兴奋地叫到。

 

      “但是,会消失是什么意思”小女孩眨巴眨巴大眼睛,然后把手伸向他,他侧身一躲,小女孩又转身向他扑来,他赶紧慌忙地躲开,小女孩不甘心地笑着又向他狠狠地扑过去,他踉跄地躲了过去,然后双手放到身后,待小女孩再次扑上时,一根大木棒出现了……

 

      “咚!”小女孩额前一痛,眼前一黑,应声倒下,趴在草丛中痛得翻来覆去,然后捂着额头,看看他手中的木棒一边抽泣一边说“真的不是人呢!竟然用木棒打小孩子……”

 

       “消失,就是死亡的意思。”那人看着她,垂下拿着木棒的手,沉默片刻,回答到,然后他透过树林的间隙看向天空:“我以被人类接触,就完了。”

 

      “誒?这样么?”小女孩从地上挣扎地爬起,向他歉意地道“对……对不起。”

 

      “来,小不点儿!”他不在意的将木棒伸向小女孩:“握着那端,你迷路了吧,我带你走出森林。”

 

      “噢……谢谢你!!”小女孩一听这话又兴奋起来,忘了刚才的话,高兴得向他狠狠地扑去。

 

      “咚!”又是一声闷响,转眼间小女孩继续趴在地上疼得翻来覆去,他也弯下腰喘着气“都……说过别过来了……”

 

      “对……对不起,一不小心就……”小女孩捂着额头歉意地道。

 

      森林中很静谧,只有虫鸣鸟叫,树叶在风中的摇摆,没有一点喧嚣,在布满青苔的路面上,树荫中的阳光就像跳跃的碎金,如此闪耀。

 

     一只大手和一只小手在一根木棒的牵引下连在一起,在林间的绿荫中前行,时不时传来小女孩的笑声,“感觉像约会一样呢!”

 

     “是呀,没情趣的约会呢”他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用木棒牵着那个小女孩,说到。

 

     “你,不害怕吗?”他沉默片刻,看看小女孩。

   

   “嗯?”小女孩转头睁着大眼睛好奇地望着他“怕什么?”

 

      他看了看小女孩的样子,面具下不知是什么表情,只见他摇了摇头“不,没什么。”

 

      不久,就到了路口。

 

      “从这里一直走,就到了山路。”他站在森林的入口,对小女孩说“再见了。”

 

      “大哥哥一直都在这里么?”小女孩瞪着可爱的大眼睛问“再来这里的话,还可以见到你吗?”

 

      “这是妖怪居住的森林,一旦进入,心就会迷惑,有去无回。”他淡淡地说着“千万不能去,村里的人都这么说吧?”

 

      小女孩沉默着看向他,这时起风了,发尖飘动,然后她开口到“我叫萤,你呢?”

 

      戴着面具的他看不到表情,只有衣服和银色的头发在风中荡漾,他没说话。

 

      沉默了一分钟,两分钟……看着他面具上深邃的眼眸,萤顿时感到了不安,风越来越大,萤的脚步不由地向后移动, “总……总之,以后我会带着谢礼再来的!”她说完后后转身奔跑而去。

 

      “银……”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这……是他的回答吗?萤急忙转头看去,空旷的路口,只有树木与风声,再没半个人影。

 

      想起那银色的头发,萤心中甜滋滋的,脚步也慢了下来,拿着木棒哼着小调,在丛中轻快地前行……、     

 

     在山路上,很快就遇到了寻找她的爷爷,萤欢喜地叫了一声欢快地向爷爷扑去。

 

      “咚!”爷爷无情地一拳砸到她头上“笨蛋!怎么能一个人溜去这么大的森林玩!迷路了怎么办!真叫人担心呀!”

 

      夹杂着哭泣声,她终于扑到了爷爷怀里,爷爷也温柔地抚摸她的头:“不痛了吧,以后可不要再干这样危险的事了哦。”

 

      “嗯”萤抬起头,笑了笑,握住爷爷的手。

 

      “爷爷!”

 

      “嗯?”

 

      “那片森林里住着妖怪,是真的吗?”

 

      “后山的那片森林吗?谁知道呢,传闻是这样说的。”

 

      “诶,这样呀。”

     

“我小时候很想见见妖怪,常和朋友一起进森林的。虽然什么也没看到,但总感觉还是有什么东西时隐时现。夏天的夜晚甚至能听到森林里传出的乐曲。我们在那什么都不怕,玩得好开心呀,那个年纪”爷爷看了看萤,“那时,我就是你这么大,啊,好怀念啊!真笨呢,小的时候”

 

      夕阳西下了,乌鸦划过天际,发出寂寥的啼鸣,大山黝黑的轮廓显的格外苍茫,旷远的天空云彩点缀着如血的霞光,长长曲折的山路,大手牵小手,向前走,笑声回荡在大山里,此刻,定格永恒……

 

      夜里,透过窗,看着繁星下的森林,萤翻来覆去也无法入睡,想起了银的话。

 

      “这是妖怪们居住的森林,一旦进入,心就会被迷惑,有去无回……有去无回……”

 

      萤将被子蒙在了头上,只露出双眼睛,偷偷地看着那片森林,不知想些什么,很快,她的眼睛闭上,睡了过去……

 

      第二日,清晨,阳光明媚,在森林的入口,戴着面具的银懒洋洋地坐在草丛中,看了看眼前拿着两根冰棍的小女孩,“你来了呀!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萤痴痴的看着他,忽然露出笑颜,双手一伸,激动地扑了过去:“你在这里等我啊!!”

 

      “咚!”

 

      小女孩萤又捂着脑袋蹲在地上,银坐在旁边无奈地道:“真是学不会啊!你。”

 

      “呵呵”萤忍着痛笑了“太高兴了,又一不小心就……对不起”

 

      银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这很热,到个凉快点的地方去吧!”

 

      “嗯?”萤迷惑地望着他,看看他身后茂密的森林。

 

      “没关系的,我会再送你回来的。”银把双手插在裤袋向森林走去。

 

      “嗯!”萤重重地点头,眼神中留露喜色,急忙跟了上去。

 

      在林中的树荫中,两人啃着冰棍,一前一后地开心地走着,走过山间流淌的小溪,他们感到一阵清凉,银在前方,继续穿过更茂密的树林,向深处走去……

 

      阳光越来越暗,被树荫遮蔽得严严实实,走在后头的萤看看周围,顿时有些不安,毕竟她只是个小孩子罢了。

 

      忽然,萤看向一旁丛林的深处,在那雾中一个黑色的身影越来越清晰,然后化为了一个一只眼睛的-------妖怪!萤的眼睛顿时收缩。

 

      “银!那是人类的小孩吗?”妖怪低沉地问到“可以给我吃吗?”

 

      萤害怕地把手放在胸前,不由地向银靠了靠。

 

      “不行,她是我朋友。”银看了看缩在他身后的萤。

 

      “是吗?人类的小孩,别碰银的身体哦!”妖怪的一只大眼睛瞪着萤,语气也越发阴冷“你要是碰了的话,我就把你吃了!!”

 

      “啊!”萤尖叫一声闪到银身后。

 

      银对着妖怪厉喝一声,顿时妖怪啪的一声一阵烟雾浮起,化为一只狐狸,仓皇逃去。

 

      “他也是妖怪,虽然会变身吓唬人,但骨子里还是个胆小的好人呢!”银安慰说。

 

      “哦!”萤看了看狐狸消失的地方,突然双手向上伸起笑了“好厉害!头一次看到真的妖怪!”

 

      银听了,苦笑不得,小声嘀咕“喂喂,你把我当作什么了呀?”说罢向前走去。

 

      萤急忙追上去“银是没脸妖怪还是什么呀?为什么要戴着面具呢?”

 

      “没什么特殊的理由”银说“谈谈你的事吧,萤”

 

      “你有兴趣听吗?”萤歪着脑袋问银。

 

      “不然,我为什么要等你”

 

      “哈哈,好的,日后我慢慢说。”萤开心地向前跑去,穿过树林来到一片空地,空中白云飘荡,“银,这里这里!快来,真漂亮呀!”

 

      “嗯,我还知道很多美景的地方呢!我带你去!”

 

      “嗯嗯”萤开心地点着头一路上蹦蹦跳跳张开手欢欢笑笑……

 

      萤看着身边的银,隔得那么近,却不可碰触,有点咫尺天涯的无奈。

 

      “其实我好想抱抱你!让我碰碰好吗?”

 

      “不……不要乱来……”

 

      “咚!”

 

      笑声长久不息……

 

      “嗯?要走了么?”看着一脸愁云的萤,银问。

 

      “嗯,以后恐怕不能常来了,我是暑假才到爷爷这玩几日的,然后要坐火车去很远很远的城市上学。再见了。”萤递给他一条围巾“爷爷给我的,当给你的礼物吧,冬天会冷。”

 

      “明年呢?能再来吗?”银接过她递来的围巾想了想问。

 

      “当然可以!”萤笑了。

 

      随着火车的轰鸣,萤的视野开始模糊,看着那片森林渐渐远去,心中说不出的惆怅……

 

      接着,在熟悉而陌生的都市里,萤的生活趋向灰白,她在钢筋水泥的夹缝中感到压抑异常,夕阳下的秋千旁,萤独自一人在荡漾,她看着远方的天边,不知在想些什么。然后深冬时,下雪了,萤想起了什么,显得格外开怀……

 

      此刻在遥远的地方,一片森林中,一个带着面具的人静静地坐在雪地上,看着雪花飘落,他轻轻地拂过颈前的那条围巾,面具下的嘴角勾起一丝弯月……

 

      时间,在一天天的盼望中轮回,冬去春来,夏将至……

 

      这个夏天萤激动的很早就到了爷爷家,放下背包就在爷爷奇怪的目光下向森林跑去……很快,在那个路口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长高了呢。”银看看她说到。

 

      “嗯?银一点没变呢!”

 

      “是吗?我是妖怪呀。”

 

      是呀,萤又开心地扑过去。

 

      “咚”昔日场景再次上演,两人之后继续开开心心地向森林内走去……

 

      一阵风吹过,萤的帽子被吹到了树上,发梢飞舞间,她看着帽子一筹莫展,银轻轻地走来,伸出一只手,把帽子摘下给她,萤接过帽子,双手戴在头上,开心地转了一圈,裙角飘荡,她笑得很美。

 

      在丛林间的空地,银躺着睡觉,萤在一旁追逐蝴蝶,然后开心地跑来“银!你睡着了吗?”

 

      银戴着面具,没有一点反应,萤蹲在他身旁,好奇地看着他的脸,自言自语道“碰下面具没事吧”一边伸出手,将面具缓缓揭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年轻俊朗的面庞,萤看得呆了,忽然,一阵风拂过,银的眼睛睁开了。

 

      萤吓了一跳,将手中的面具慌忙地向银的脸上砸去“对不起!”

 

      “疼!好痛!”银捂着被面具砸下的脸,站起来,“趁我睡着的时候偷袭,小孩子真可怕啊!”

 

      “为什么要戴面具呢?”萤仰望着他问到。

 

      “要是不戴着面具,看着就不像妖怪了吧?”银耸耸肩。然后向一条小路走去,“我们去更好的地方吧!”

 

      “嗯?”萤急忙跟上。

 

      这是森林中的一片池塘,池塘边的小路旁,两人就这样坐着,萤把脚伸入长满荷花的水面,笑哈哈地说“真的很凉呀!”

 

      “这是奇怪的家伙,水很凉是理所应当的吧?”

 

      接着银在前头走着,身后却不见了人影。

 

      “咦?”银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什么。

 

      “哇!”突然萤做着鬼脸从他头顶的树上垂下!双脚挂在树干上。

 

      银一怔“你……这是在干嘛呢?”

 

      “想看看你被吓到的样子呀!”萤耷拉着脸,显然对其反应很失望。

 

      忽然“卡擦!”一声树干断了,萤惊呼一声落下。

 

      眼看银伸着手在下方准备接着,他的身影越来越近!

 

      “不要!快闪开!”萤惊呼到。

 

      很显然这句话起了作用,银好像想到了什么,双手一缩,让萤毫无障碍地砸到了草丛里。

 

      “啊哟”萤一边挣扎地站起,一边看着银,笑着认真地说到“无论发生什么,一定,不要碰到我哦!”

 

      银蹲下身子,默默和她注视着,然后萤的眼里开始流泪带着哭腔说:“说好了……一定哦!!”

 

      岁月的足迹在继续,这些一幕幕场景一次次上演,如此似曾相识、温馨、快乐……只是萤越来越高了,渐渐的,两人的背影拉长,一起朝夕阳走去,竟更似一对情侣……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直到再也看不到过去,时间深处,一切都不知不觉地变了罢……

     

这次回爷爷家,萤是哭着去的和父母,一路上,泪水模糊了双眼,隔得老远就听到的乐声,不是森林传来,而是爷爷家,眼前一切,却成了触目惊心的白色。不知不觉,那个慈祥的老人被时光带走了罢,萤还记得小时候爷爷牵着自己的手,笑着抚摸自己的头,说着那些有趣的故事,怀恋着那些年的快乐和天真……

 

      萤要走了,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她哭着跑到森林,对着天空呐喊:“妖怪,让我爷爷醒来呀!帮帮我,让我爷爷再睁开眼看看我……”她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良久良久,然后哭得泪流满面。

 

      抬起头,一个人在她面前,戴着面具的银,沉默地看着哭泣的萤,蹲下身,就这样注视着她,然后说:“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怎么会这样!”萤失去了最后的希望,看着眼前的银,不知所措,然后哭着转身向后跑去“我……走了,以后……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萤在陡峭的山路上奔跑,泪水再次模糊了眼前的景,突然,跌倒在地。

 

      银急忙上前,关切地伸出手想扶起她,可是突然间似乎想起了什么,慌乱地将手缩回。

 

      萤挣扎地爬起,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踉跄地继续跑……

 

      这一眼,有什么,怨恨,不甘,希翼,喜爱,……银顿时觉得心口一阵剧痛,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她远去。 

 

     情绪不好的萤,还在奔跑,她已经没有看前方的路了,就这样,在林间奔跑,忽然眼前一亮,所有的树都没有了,她只见蓝天白云,有鸟从身旁飞过,就似流星般从陡崖冲出,这一刻,世界也为之沉默……

 

      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她,在死亡边缘的间隙,她抬头,是银。

 

      银将她用力拉上,萤看着他,抹去泪水笑了,可是这笑容却很快凝固在脸上:

 

      银的手发出亮光,一点点的虚幻起来,她想起了银的话“被人碰到我就会消失,消失,就是死亡……”

 

      银看了看自己的手,摘下面具,露出一张年轻俊朗的面容,看着萤,居然笑了,在风中他张开双臂“还等什么?!就现在!”

 

      萤看了看他逐渐化为光的身影,笑着,毫不犹豫地扑了过去,这回,没有了咚声,她闭上双眼,就这样和银紧紧相拥,在光芒闪耀中,没有一丝生离死别的不安,他们都幸福地笑着……

 

      这是昙花一现般最后的相拥,他们静静的抱着,夹杂闪烁的光点,在风中衣角随发丝在向着夕阳的陡崖边飘荡,脚下是一片片起伏的麦浪,还有苍茫的的大山,深邃的森林,空中一只飞鸟从头顶掠过,向着晚霞而去,这一刻,美得让人窒息……

 

      然后银彻底的虚幻,化为光点从萤怀中溜走了,萤闭着眼直接抱着他的衣服倒在了草丛中……直到睁眼,看到了面具和衣物,才脸色一黯……

 

      “我永远陪在你身边!”萤快走出森林时仿佛听到,她猛然转头,却不见一个人影……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

 

多年以后,迈着坚定的步伐,萤再次回到大山,爷爷的房子已经被藤蔓覆盖,夕阳下,只有她一个人,显得格外孤单,萤开始奔跑,向着森林,向着熟悉的地方,夕阳下的路口,风声似歌,回荡着浮起一丝秀发,这里没有了丛林,更找不到妖怪的踪迹,宛若过去就似南柯一梦般,无影无踪……

 

      高楼大厦居然在这里倔起,那施工建设的轰鸣打破了记忆的宁静。

 

      夜晚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拖着疲惫的身子返回居住的喧嚣,萤坐在桥头的护栏上,看着那醉人的五彩斑斓,心头却一阵苦涩,仰望夜空,不见昔日繁星银河……想起了过去的岁月,银和自己在林间玩耍,折草船,数星星,摘果子,放风筝……

 

      她开始漠然地走在大街小巷,漫无目的地,迷茫地前行…… 

 

     在这么高速旋转的时光里,丢失了什么,又捡起了什么?时光以狡黠的面孔看着,看着心被慢慢风干蚀损,直至畏缩不前,麻木地行走于冗杂的人流中,与那些令人窒息的钢筋水泥构造中步伐匆匆的人们一样,摩肩接踵,行色一致……

 

      流年易逝,光阴不在,到头来,不知谁是谁的海市蜃楼……

 

       “喂!小不点儿!”一个遥远熟悉的声音从街角传来。

 

      萤的身子不由自主地一颤,不可思议地像灯光暗淡的街角望去。

 

      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双手插在裤带,就这样看着穿梭在人海中的她:“你,迷路了吧?来,我带你走出去。”

 

      顿时萤的眼角溢出了久违的泪水,她,狠狠地扒开人群,不顾一切地向街角扑去。

 

      在人们或惊讶,或麻木,或恼怒,或鄙视的目光中,萤就这般目空一切地扑去……

 

      “咚!”然后萤应声倒下。

 

      脑海中浮现一个声音:“真是学不会呀……你。”

 

      “对……不起,太高兴了,一不小心就……”

 

      “是这样呀,以后注意哦。”

 

      “嗯!”

 

此刻,人们惊讶地看到,一个漂亮的女生走在大街上,突然像着了魔似得拨开人群,撞向街角的墙头,然后栽倒在地,她抱着额头痛得翻来覆去,嘴角却挂满了幸福的笑容。看着这一幕,人们纷纷摇头,发出叹息:“可惜了。”然后都继续转过头,漠然地前行,玫瑰般艳丽冷漠的都市,始终归于平静……

 

      萤,睁开双眼,却没看到想看的人,她的眼里含着泪花,奔跑在陌生的世界,东张西望地寻觅……那曾经消失的过去,尽管知道,他不在这里……

 

      大街小巷,斑驳的色彩,缤纷的霓虹,萤的眼里模糊着奔跑,似乎又回到了昨日……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平静的话语,再次在耳旁响起,似真似幻。

 

      原来是森林的街区,隐约响起音乐,那般幽静婉转,似乎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天籁……

 

      “爷爷,那片森林里住着妖怪,是真的吗?”

 

      “后山的那片森林吗?谁知道呢,传闻是这样说的。”

 

      “诶,这样呀。”

 

      “我小时候很想见见妖怪,常和朋友一起进森林的。虽然什么也没看到,但总感觉还是有什么东西时隐时现。夏天的夜晚甚至能听到森林里传出的乐曲。我们在那时什么都不怕玩得好开心呀,那个年纪”

 

      “那时,我就是你这么大,啊,好怀念啊!真笨呢,小的时候”

 

      “这是妖怪们居住的森林,一旦进入,心就会被迷惑,有去无回……有去无回……”

 

      “被人碰到我就会消失,消失,就是死亡。”

 

      “还等什么?!就现在!”

 

      “我永远陪在你身边!”

 

       耳中荡漾着熟悉的话语,萤很想哭,忽然一支木棒伸到了低头哭泣的萤面前。

 

      “来,小不点儿!握着那端,你迷路了吧,我带你走出森林。”

 

      萤伸手握住,是实实在在的感觉,她猛然欣喜地抬头,一张熟悉的面具出现在面前,喜极而泣中,她伸出手,扑向前方,这回不会再消失了吧!

 

       然后她激动地看着木棒举起,然后向她挥下,心中一暖。

 

      “咚!”

 

      “我说过很多遍了,你真是学不会呀。”

 

      睁开眼,捂着头,看着熟悉的人影,萤一点都不觉得痛了,她马上站起,又向前扑了过去。

 

      “咚!”

 

      “都说别过来了!”

 

      萤开心地再次爬起,追赶,终于

 

      “咚”眼前一黑,带着笑容,再次捂着头,像多年前一样,带着幸福倒下了。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