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车途 | 随笔

发布于 2012-07-11  330 次阅读


2012,车途 | 随笔
 
 
 
清明2012
 
很久没写日志了,似乎也没人期待什么吧,所以,你看也好,不看也罢,这次假期,还是记录点东西吧。
 
  清明节到了,今年,和过去的很多次都似乎不一样了呢,我看了看阳光,真热,
  2012年,清明时节雨纷纷的古老预言画上了顿号。
 
  去扫墓的过程真的不容易,冒着烈日还不得不穿梭在山间丛中,不是好滋味,我又有些羡慕没回家的孩子了,至少他们可以坐在教室,好好的…
 
  没有清明雨上的意境,全然没有了节日的色彩,就这样淡泊目无表情的走着,一步比一步沉重…
 
  老人们的坟头在不知名的小山间沉默了也不知多久,而此时,却刮这很大的风,林间草木沙沙作响,在山顶,感觉自己好像在飞翔,发梢飘扬,我看着山下那些年的记忆,思绪繁杂间不知道想了多久?以至于回忆都困难…
 
清明节, 没人快乐

 

 

 
只是呼唤
 

我有点伤心,不知道为什么。

 

在公交车上,却不经意间发现社会的不公,可怜的流浪汉再次被人从地上抬出,赶出车,满身伤痕…破旧得看不出颜色的衣服,在风中飘下,被人用脚厌恶的踢走…

 

儿时的同情,如今却依旧只是同情,冷漠的旁观,让我感到一阵窒息。

 

唉,不去多想了,有些事不是我现在能改变的,只是呼唤一点善,似乎现在说这些话是很傻的事,但我还是说了,若干年后也不会后悔。

 
 
苍茫 2012-7-28 20:37 
 
       假期真的不长
 
       至少,暑假是如此的吧?
 
       这种时候,无人在身旁,少年心性,难免孤单,
 
       日复一日,没有了热情的麻木,没有了色彩的斑驳,
 
       真空虚呀,妄想得到,可惜就连整天在线,也无人答理,都很忙,对吧?
 
       一向盼望将来,到头来却落得个白发故人稀的悲哀,
 
      有点儿物是人非,不知沧桑竟真沦落为斑驳的沉淀,
 
      天边的晚霞,红得伤人,令人窒息,瞬息万年,黑暗中的轮廓也被吞噬,不知剩下什么?
 
      执笔而作,只有一句:岁月两旁隔的惋若千山万水,此去今年,不知谁是谁的海市蜃楼…
 
车途

 
      笔尖停在纸面,盯着下方的空白,妄想用笔墨文采填补,却似乎一直无从下手。
 
     就这样,像往常一样,停驻了许久许久,是多久呢?我只记得清脆的鸟鸣,朝露的芳香,楼上的钢琴声和隔壁门开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蝉声鼎沸,接着金色的阳光洒在我的本子上,影子越来越短,光芒也愈加闪耀,然后就是现在了:一切都消失无踪,我依旧安静的坐在窗边的书桌旁,阳光不再留恋我的住处,它似精灵般逃走到了屋外的另一端,将我抛给阴暗……
 
     抬头望天,日薄西山,天边的晚霞,红得伤人,令人窒息,继续沉默,手中的笔不知何时放下岁月的轮盘旋转,又是一声无奈的叹息。
 
     “我的梦想?”很久没人问我了呢,我回忆起几年来的写作,不禁笑颜:“嗯,是作家。”
 
     “作家么?真好。”沛,我的一个网友沉默片刻,打下一行字:“我没什么远大的志向,我的梦想倒从小到大从来没变过,当一名老师。”
 
     老师?多好的梦想,曾几何时,我依马万言地抛出无数梦想:科学家,领袖,老师,发明家……在无限的期待中成长,却在岁月流逝中伤怀。
 
     我回到了现实,低头看看笔下,依旧是空白,心中的斑驳,那种行云流水的感觉似乎淡去,十余载寒窗,却造就低头便是满目疮痍,提笔就是一纸泥泞,昔日荣耀趋向平凡,开始落寞。
 
     合上本子,我走出屋,随手把门关上,风声后是门的响声,我深吸一口气,拔出钥匙,骑上单车,没有丝毫犹豫就向城外驶去……
 
     我这是要去干嘛,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想放松下压抑的心罢了,任风擦拭脸颊呼啸而过,看着身边闪过的大街小巷,熟悉而陌生,离家求学四年了,多少往事多少场景历历在目,只是物是人非罢。
 
     空旷的操场,依旧碧绿,却无笑语,天空云彩炫目,却无风筝,也不见往日高飞的蜻蜓在晚霞中飞舞,河边的秋千,也无人影,河水倒映的夕阳,却竟如此寂寥。
 
     单车在疾驰,我无意加速了,可这是下坡,它就如同岁月足迹般,越来越快,令人眼花缭乱,不知所措。风声呼啸,看着如血残阳从头顶掠过,风顿时如同时光的利剑划破我的脸,刺痛我的心。
 
     这时,没有伙伴在身旁,他们要么在天涯海角,要么在时光两侧,与我隔得宛若千山万水,有点悲伤,没有欢笑,少年心性,此时难免孤单,一直盼望将来,却不料沧海桑田,到头来落个白发故人稀的悲哀。
 
     黄昏,自行车的影子在大路上拉得很长很长,周围再也找不到像我一样漫无目的骑车的人了,只有车水马龙,人们行色匆匆。妄想有漂亮女生看到我骑车迎向黄昏英姿飒爽的模样,期待着休憩的老人投来追忆与赞赏的目光,可惜,再一次失望了,没人注意,他们要不就卷起尘土从我身旁呼啸而过,要不就目不斜视一脸冷漠,此刻天边,落霞与孤鹜齐飞,自己的渺小与平凡在霞光中更显单薄……
 
     不知不觉中我又想起了期末考试,心头猛的一痛,自己在省重点的重点班,这次千多学子,我才160名,下期分班,也许自己就要被踢出了罢,昔日荣耀骄傲与尊严就要破灭,前方的路通向郊区,开始颠簸,我的心随之忐忑。
 
     越发对自己失望了,有点看不起自己的状态,那是无法掩饰的落寞,还老是懒散,当了三年物理课代表,心里却依旧文艺脆弱,曾想: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走,自由自在地飞,却不知还有太多太多的人对自己的期待,如同沉重的稻草,背负肩头。我可以看到他们在风中驻足,眼神期待甚至是含着泪地望着我,他们的手指向远方山的那头,最高的云端……
 
     身边是无边无际的田野,稻草随风泛起波浪,本是一幅美景,却因为驶过的这人而显灰白,我的思绪,再也不像从前那般辽阔,拘泥于现实,没有行云流水的想象,不会蔓延的童话传说都开始沉默。
 
     不由地耳旁响起牛奶咖啡的一首歌:越长大越孤单
 
     我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轻轻地唱,声音很小,可是那旋律和歌词却如此深刻地印在心中:
 
      ”多年以后 你回到我身边
     不安全 充满了你疲倦的双眼
     看着我 也告诉我
     你是否 依然相信童话
    你曾对我说 每颗心都寂寞
    每颗心都脆弱都渴望被触摸
    但你的心 永远的燃烧着
    永远的 不会退缩
    越长大越孤单 越长大越不安
    也不得不看梦想的翅膀被折断
    也不得不收回曾经的话问自己
    你纯真的眼睛哪去了
    越长大越孤单 越长大越不安
    也不得不 打开保护你的降落伞
     也突然间 明白未来的路 不平坦……“
 
       我还在向前行驶,这车途真的很漫长,路的两旁也陌生起来,不知我到底要去哪,看着周围变换的景,忽然想起了一句话:“我不是归人,是过客。”匆匆而逝,似乎我想走到路的尽头,又不愿穷途恸哭,于是和无数人一样,开始在矛盾中徘徊迷茫……就像此时路旁田野中的稻草人一样木讷地不知所措。哦不,它还有坚守,对足下的土地;它还有期盼,在风中向着明日的朝阳……
 
     可惜,我没有,不,是丢失了,此刻在路上疾驰,我的心却少了什么,想追忆,不,是寻觅,
 
     天空阴沉下来,那不是黑夜,看了看天空,我意识到,这是乌云;
 
     “轰……”雷鸣震天,豆大的雨不知疲惫的砸下,我畏缩了,妄想找个地方躲雨,可事与愿违,无处藏身,雨很快湿了我的眉,润了我的眼,衣服湿透,车也慢了下来。
 
     眼眶朦胧中看着前方的路直直的通向远方,和灰色的天空这一刻仿佛融化在一起,若不是溅起的水花提醒我这是地面,也许我会认为这是天空。
 
     暴雨没有停下的迹象,上天的怒号夹杂风雨声,刺耳得宛若世界末日……
 
     看着这一切,没来由地,脑海浮现一个身影,他骑着单车,在风雨中欢笑,风雨阻挡不了他的脚步,他就这样骄傲的面对一切,执着向前,全身湿透,却豪迈地以胜利者的姿态疾驰,任风吹雨打……
 
     就这样,我痴了,猛然间想起了高尔基的《海燕》: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
 
     他就是海燕吧,而我,不过是蠢笨的企鹅,没有勇气以胜利者的姿态呐喊:“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没有想到,同一个人,在岁月的墙侧,却宛若咫尺天涯。
 
     我崇敬而羡慕的注视着他,那个熟悉的稚气可爱的面庞,他有梦想没有忧愁,他的自由没有拘束,他无惧一切,勇敢执着地追求。
 
     我终于发现,过去的自己,竟是现在我的追求,这是怎样的滑稽与偶然?
 
     在这么高速旋转的时光里,我们丢失了什么,又捡起了什么?时光以狡黠的面孔看着我们,看着我们的心被慢慢风干蚀损,直至畏缩不前,麻木地行走于冗杂的人流中,与那些令人窒息的钢筋水泥构造中步伐匆匆的人们一样,摩肩接踵,行色一致……
 
     我不甘如此,不愿继续落寞平凡,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一切的一切终会被时光那把屠刀斩灭,所有的骄傲,忧愁却都不过南柯一梦罢,我应该怎么办?是按照命运轨迹,逆来顺受地走下去,还是像个独行者,走自己的路,笔墨挥毫地创造,永无止境地追求?
 
     路边的小草纵然平凡,被风雨轻易打下,但我看到它始终会坚强地立起,以胜利者的姿态在风中摇摆。
 
     车继续行驶在雨中,我的心却如同道旁的河水一般在雨中泛起涟漪,我想我知道自己的选择。
 
     在风雨中,我挺直了身子,看着惨白的天空,目光坚定而执着,开始加速向前,少年骄傲,在风雨中激昂!
 
     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乌云也开始畏惧,前方天空露出彩虹与霞光,五彩斑斓……
 
     在风中任雨点继续飘落,我笑了,自行车的影子随夕阳开始拉长,金色的轮廓蔓延,伸向远方。
 
     我的梦想?
     “不会再改变。”
     我的追求?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把目光投向遥远的天边,山的那天,最高的云端。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